黑椒青年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居 >

“左右互搏”与“奉旨造反”——戏剧性的巴西独立史

2019-09-26来源:100家地方新闻网站套餐

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期的拉美独立运动热潮,由加勒比海岛屿海地开始,很快席卷整个中南美洲大陆,经过抗争与谈判,从1790年到1826年,这片土地上,产生了十几个新独立的民族国家。

1822年9月7日,巴西宣布独立,第二年,葡萄牙殖民机构被赶出巴西,1825年,原宗主国葡萄牙眼见大势已去,不得不承认了巴西的独立地位。

巴西独立运动的国际背景:

与反抗法国人的海地人、反抗西班牙人的中南美大陆的其他国家人民不同,巴西拥有的这片851万多平方公里、占据整个南美洲接近一半面积的广袤土地,一直是由西班牙的伊比利亚兄弟、“蕞尔小国”葡萄牙统治。

“左右互搏”与“奉旨造反”——戏剧性的巴西独立史

西班牙、葡萄牙瓜分世界范围

相对851万多平方公里面积的巴西来说,面积不过9万多平方公里的葡萄牙,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巴西母国孤悬海外的一个特别市,但它也有一页辉煌的历史。

1640年12月1日,葡萄牙第八代布拉干萨公爵若昂二世在里斯本暴动,推翻了西班牙人的长达六十年的统治,建立了布拉干萨王朝。比起十五世纪末葡萄牙帝国与西班牙合作瓜分世界的鼎盛时期,布拉干萨王朝这家重组的公司奉行的是收缩产品线战略,致力于打造精品殖民地——巴西,国穷人少,这条策略也是不得以而为之。

布拉干萨王朝基本奉行了远交近攻的外交路线,与伊比利亚兄弟西班牙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与世界新霸主英国人走得很亲近,时间一晃过了一百多年,到了十九世纪初,随着拿破仑的发迹,伊比利亚两兄弟都面临着被法兰西帝国并吞的威胁。

此时的南美大陆,也是一片风声鹤唳,加勒比海岛屿海地那边,已经通过起义赶走了法国人,成为拉丁美洲第一个获得独立的民族国家,其带动效应立时显现,西班牙控制的南美殖民地上的人们也不禁有点蠢蠢欲动,从米兰达到玻利瓦尔,都在潜心励志,做着搞事情的各项准备。

巴西独立运动的国内背景:

此际,葡萄牙常年深耕的巴西,也难以独善其身,1789年,与法国大革命同一年,米纳斯吉拉省成立了一个“拔牙者”(巧合的很,有位领袖的职业是牙科医生)领导的秘密组织,一些作家、知识分子和进步学生,聚集在一起,商讨着拔掉这颗“葡萄牙”的可能性。

赶在事件发酵之前,葡萄牙殖民当局迅速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而先拔除了“拔牙者”组织头目,他们被很快宣判并处死。巴西的独立运动陷入沉寂,当然,这种沉寂也不是他们所独有,事实上,广大拉丁美洲的人民虽然从海地独立的消息中读出了振奋的前景,但由于没有给力的领袖人物,使得海地起义后的整整二十年中,拉丁美洲的人们基本没有什么动作,看上去一片风平浪静。

与波澜不惊的拉丁美洲相比,伊比利亚半岛已经水深火热了,1805年爆发的特拉法加海战中,西班牙舰队被英国舰队全歼,作为法兰西帝国协从国的西班牙被剥掉了底裤后,拿破仑觉得应该要“保护”好这位小弟,趁着西班牙内部有点王室矛盾,“友好地”占领了马德里。

隔壁的葡萄牙王室早就看出风声不对,提前几个月,就由摄政王若昂亲王领衔,带着全家(包括他妈葡萄牙女王玛丽亚一世),几乎所有的贵族和政府领导班子,共计一千多人,在英国战舰的保护下,跨越重洋来到了巴西里约热内卢。

对于巴西来说,这个生母是穷的一笔,但她至少有个好处,那就是引荐来一位土豪继母,为了回报英国人的义举,葡萄牙很快与大英帝国签订了”英葡条约“,给了英国人最优惠的关税价格,以及在巴西也同样享有领事裁判权,通过这种方式吸引了大批英国人前来做生意,起到了助力巴西经济的客观作用。

这段时间的巴西,以及成为葡萄牙王廷事实上的统治中心,若昂亲王引进了英国人玩的“联合王国”的概念,在1815年宣布葡萄牙国名正式更改为“葡萄牙、巴西和阿尔加维联合王国”(United Kingdom of Portugal Brazil and Algarves)(阿尔加维是葡萄牙本土南部的一块最后收复的领土,地位相对于我们的香港特区),把巴西的地位提到了与葡萄牙平起平坐的地步。

“左右互搏”与“奉旨造反”——戏剧性的巴西独立史

巴西地图

葡萄牙王廷在巴西还实行了较为开明宽松的系列改革,开放港口,取消王室垄断专营地位,减免各种税收,建立现代学校、医院、剧场等公共设施,获得了巴西人民的拥护,王室地位那是相当稳定,以至于在南方的乌拉圭累死累活赶走西班牙人取得独立地位后,巴西还饶有兴致的趁火打劫了一番,把人家给兼并了。

随着母亲玛丽亚一世的去世,若昂亲王在巴西登基成为“联合王国”的国王,史称若昂六世,虽然巴西内部偶尔也有不和谐音,比如1817年爆发的“教士革命”,但在王廷的打击下,旋灭。

巴西独立运动的过程:

看似一片祥和的背后,却始终存有一定的隐患,它并非来自王廷的新统治中心巴西,正是被日渐边缘化的老革命根据地——葡萄牙。

自从巴西成为了新基地,布拉干萨王朝的“王兴之地”葡萄牙就成了姥姥不爱舅舅不疼的打酱油的小角色,本土的上层阶级不干了,他们不甘心成为大王国的一个小特区,爆发出了时代的最强音。

1820年,葡萄牙本土爆发了资本主义革命,赶跑了英国人的傀儡政权,成立了新议会,资产阶级新兴力量既不愿意成为失去巴西这块广阔腹地的民族罪人,当然也不想失去这块广大的市场,所以名义上自然还要奉若昂六世为整个联合王国的君主。那么,问题就来了,国王这一次公款旅行都一走十几年了,是不是也该回来看看了?

若昂六世眼见葡萄牙本土生变,也不得不响应资产阶级新兴力量的号召,准备打包回国,他带走了巴西银行里的全部存款,准备回去支援国家建设,稳固葡萄牙本土的形势。

但巴西人民也不乐意啊,你国王在这里一天,说明咱巴西才是亲儿子,你扭脸儿回到葡萄牙,还不把巴西当成干儿子,给我们再度降级成为海外省,丧失好不容易奠定的地位不是?再说你干嘛带着咱巴西的本土资金回葡萄牙?

这时候的拉丁美洲独立运动形势已是一片大好,不是小好,玻利瓦尔已在哥伦比亚被封神,圣马丁已经开始进军利马,伊图尔维德在墨西哥发布了宣示独立的“伊瓜拉计划”,全拉丁美洲都已经进入被彻底燎原的状态。巴西国内的反对派也放出风声,坚决谋求巴西与葡萄牙的脱离。

“左右互搏”与“奉旨造反”——戏剧性的巴西独立史

若昂六世画像

若昂六世临走之前,把眼前的形势做了研判,最终下定了决心,让他的长子佩雷罗留了下来,宣布他为巴西的摄政王,并且给佩雷罗留下了一条锦囊妙计:

“实在不行,你就干脆独立!”

你的独立,是奉旨独立,是关系到布拉干萨王朝能否维持巴西统治的决定性因素,反正不管巴西脱离不脱离联合王国,这两边的国王脑袋上顶着的都是咱家族的王冠!

好吧。

果然,若昂六世回到葡萄牙不久,葡萄牙议会的大老爷们先是感觉斗争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但是不久,他们感觉王储佩德罗滞留在巴西,似乎还是预兆着葡萄牙本土的未来地位的丧失,于是,他们为了降低巴西在帝国内部的重要性,以“不合礼仪”的理由敦促佩德罗“回国”,老国王的担心终于应验了。

回国?回哪个国?

这就是我的国,我哪儿哪儿都不去!

1822年1月9日,守着里约热内卢前来王宫前来请愿的人群,佩德罗对着他的“祖国”发出了沉定的声音:

“为了大家的利益和民族的幸福,我将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的“留下”,葡萄牙语是“fico”,这一天被称作是“费科日”,也被叫做“我留日”(Dia do Fico),想来是因为这一天距离元旦太近,以至于没有被后世的巴西认定为节假日。至今在巴西都有一首同名经典歌曲,在歌颂着佩德罗这位“巴西永恒的伟大扞卫者”。留下来的佩德罗在七天后建立了新政府,新政府拒绝执行葡萄牙议会的命令,逮捕参与亲葡分子,驱逐在巴西各地的葡萄牙驻军。

面对佩德罗的“分裂主义”图谋,葡萄牙议会怒了,派马德拉将军占领巴伊亚,巴西人联合起来,赶走了马德拉,巴西人民兴高采烈,授予佩德罗“巴西永恒的伟大扞卫者”的称号。

1822年9月7日,这是巴西人民值得纪念的一天,事实上,它是被认定为巴西的独立日,至今也是全国法定假期之一,在葡萄牙当局的取消他摄政王任命官员的权力后没多久的1822年的这一天,佩德罗在圣保罗的一条小溪伊皮兰加之畔,接到了他的妻子从里约热内卢寄来的一封信,信中提醒他葡萄牙政府还在敦促他回国,并含蓄地写到:

“苹果已经到了该收获的季节,再不采摘,它就会腐烂掉了。”

守着身边所有的军官们,佩德罗从制服上摘下了代表葡萄牙国家象征的徽章,拔出宝剑,大喊一声:

“我宣布,我们现在跟葡萄牙正式决裂!

不独立,毋宁死!”

当年12月1日,佩德罗在里约热内卢举办了盛大的皇帝加冕仪式,登基成为巴西的开国帝王——佩德罗一世。

“左右互搏”与“奉旨造反”——戏剧性的巴西独立史

佩德罗一世加冕图

总结与后记:换谈不换药、二世而亡的布拉干萨支系的巴西帝国

纵观一部巴西独立史,充满了类似明清鼎革时期“脱下农民军战袍换上明军衣甲的后明军”对阵“脱下明军战袍换上清军衣甲的前明军”的戏剧性内战场景。国际势力宛若吃瓜群众,都来观望这场年度大戏,老戏骨若昂六世和流量大神小鲜肉佩德罗一世联袂演出,上演了一场精彩纷呈的联合王国内战,最终以布拉干萨王朝的“双赢”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老戏骨若昂六世在“承认”巴西独立后,兼任了巴西新帝国的“名誉皇帝”。

四年后,若昂六世死了,由于在世时已经把小儿子米格尔赶走,那么只好由独立后的长子巴西皇帝佩德罗一世兼任葡萄牙国王,问题又来了,布拉干萨王朝的葡萄牙王国已经出现过佩德罗一、二、三世,那么你佩德罗一世自然不能再被称作一世,必须排名为佩德罗四世,但从巴西开国皇帝身份来讲,你倒是可以继续用你的佩德罗一世,所以,巴西的佩德罗四世,到了葡萄牙,只能做佩德罗四世,但这样下去巴西人民又不乐意了。

两国人民为此吵得不可开交,葡萄牙人也分成两个阵营,自由派支持佩德罗,专制派支持他被流放的弟弟米格尔回归,佩德罗实在一个头两个大,因为巴西人也极力反对他出任葡萄牙的国王,他们感觉被新皇帝佩德罗的布拉干萨家族给玩弄了一把,独立了半天,白独立了。

佩德罗后来想出了一个聪明的办法,把自己七岁的女儿扶植成新任葡萄牙女王,然后再找回弟弟米格尔做摄政王,但是前提是必须娶他的女儿,至于他本人,当然还是回到巴西继续做他“更高等级”的皇帝。

佩德罗的两面讨好之计,都没有收到良好成效,弟弟米格尔后来踢开侄女兼夫人闹革命,成为新的葡萄牙国王,由此也引发了葡萄牙内乱。

而巴西那边的佩德罗一世,当民族英雄的光环悄然落下,也招致了许多反对声音,想转移视线而发动的乌拉圭战争,却最终被阿根廷打败,糜耗大量军费,却赔了夫人又折兵,被乌拉圭脱离巴西而再次独立,威信一落千丈。

1831年,当佩德罗任命新内阁时,巴西各地以此起彼伏的起义来回应他,情非得已,佩德罗只好黯然下台,把担当9年的皇帝大位让给了5岁的佩德罗二世。

佩德罗二世在位58年,到了1889年,被军队和政治对手联合推翻,结束了巴西的帝制时代。

佩德罗一世下台后,在英国人的帮助下,又发兵打回了葡萄牙,把弟弟兼女婿米格尔赶下了台,把女儿重新附上女王位置,自己担任摄政王,可惜常年操持政务,身心健康不佳,35岁时英年早逝。

布拉干萨家族在巴西被轰下台后,在葡萄牙的统治又持续了21年,1910年,末代国王曼努埃尔二世被共和派赶下了台,结束了该家族在葡萄牙长达270年的统治。

参考资料:

罗荣渠:《美洲史论》

刘文龙、万瑜:《巴西通史》

周成华:《美洲简史》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sdhyfz.com/jiaju/43854.html
(本文来自黑椒青年整合文章:http://www.sdhyfz.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巴西 葡萄牙 西班牙 伊比利亚半岛 英国 海地 法国 马德里 历史 经济 法兰西人 西蒙·玻利瓦尔 乌拉圭 祥和 AC米兰 里约热内卢 王国 不完美妈妈 香港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dhyfz.com ?2017 黑椒青年

黑椒青年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