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椒青年
当前位置:首页 - 多肉 >

19世纪,工业文明冲击全球,但在亚洲只有日本找到了工业化的途径

2019-09-26来源:漳州热线

农耕世界孕育了工业文明,但完成这一突破的是在亚欧大陆的西北一隅——孤悬海外的英国,时间是公元18世纪中后期。

工业文明一诞生,便迅速冲击了全球的农耕世界。

19世纪,工业文明冲击全球,但在亚洲只有日本找到了工业化的途径

但并非所有的国家都能一下子明白蒸汽机——工业时代的到来,包括与英国一样的欧洲列强们。

  • 先看与英国仅隔着英吉利海峡的法国

法国大革命时期,拿破仑就曾说过:

农业,帝国的灵魂,最必需的基础。

所以,法国至18世纪仍然是一个农本经济的国家,而其向工业文明的转变从法国大革命废除农奴制开始,至拿破仑三世时期已经是仅次于英国的工业大国。

  • 之后是德国(普鲁士),标志性事件便是斯泰因哈登堡改革。

这一改革是所谓通过自上而下改革使农业走上资本主义道路的“普鲁士方式”,即宣布废除农民对地主的人身依附关系,但要缴纳赎金。

  • 再然后是俄国

俄国在公元1861年宣布解放农奴法令,其方式是效法普鲁士,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曾说:

与其等候从下面起来推翻农奴制,倒不如从上面来废除它的好。

英、法、德、俄四国,可以说是欧洲完成向工业世界过渡的代表,除了英国是通过漫长的孕育和蜕变外,其它三国都是通过法令自上而下结束了封建农奴制,从而使国家进入了工业时代,这一特点在德国和俄国中体现的最为明显。

英国工业文明对亚洲的冲击并不算晚,当时的亚洲自西向东主要由土耳其(奥斯曼帝国)、伊朗(萨非波斯)、印度(莫卧儿帝国)、中国(清朝)、日本组成。

面对欧洲列强的强势崛起,看伊斯兰世界的三大帝国如何面对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了解了伊斯兰世界三大帝国——奥斯曼、波斯、莫卧儿面对工业化冲击的反应,简单的说,其实就是与清朝无异。

面对欧洲列强的到来,清政府时期中国的反应和由此导致的华夏文明的苦难我们都很清楚:从太平天国,到洋务运动,再到百日维新。

19世纪,工业文明冲击全球,但在亚洲只有日本找到了工业化的途径

但洋务派重在建立新军,维新派重在建立新政,均没有触及传统的农本经济,这与奥斯曼帝国的数次是改革一样的,近代的世界各国若不能进入工业时代者,注定只能被淘汰。

  • 19世纪的亚洲,唯有日本找到了改变自身历史的途径。

日本,其本身在世界史上原本是无足轻重的,但其在公元19世纪完成工业化,进入世界列强行列,改变了这一切。

最初对待欧洲列强的入侵,日本和中国的反应并无二致,中国闭关锁国,日本也闭关锁国,但英国在鸦片战争红击败中国,极大的震撼了日本。

公元1853年,美国军舰闯入日本,之后日本先后与美国、英国、法国、荷兰、俄国纷纷签订了一系列通商条约,其性质与中国在鸦片战争后签订的条约也没有什么不同——开立港口、列强拥有治外法权等等。

当时的日本,与中国一样,也都是农本社会,转折点在明治维新。

明治维新的开始时间是公元1868年,而我国的洋务运动开始于公元1861年,比日本还早了七年。

19世纪,工业文明冲击全球,但在亚洲只有日本找到了工业化的途径

与洋务运动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只想建立新军不同,明治维新的改革更为全面。

政治上使日本建立了君主立宪制,军事上学习欧美技术,文化上大力发展西化教育,但最主要的是改变了经济体制:

1、废除各藩领地所有制,领主从此无权向农民征收年贡。

2、承认土地私有,废除了士、民、工、商的的身份制度

3、农民有利用土地选种作物的自由,同时可以自由迁徙,也有弃农选择其他职业的自由

4、改革土地税,税率一律为地价的3%,以货币缴纳。

以上这些改革,在清朝末年和民国时期的中国是不可想象的。

19世纪,工业文明冲击全球,但在亚洲只有日本找到了工业化的途径

通过明治维新,土地和劳动力的使用从传统的体制下解放出来,农民迁徙和择业自由适应了新兴工业的需求,而以货币缴税,使自然经济迅速破坏。

也就是说,通过改革,日本传统的农本经济从根本上改变了,而农本经济的改变完成了工业化时代所需的条件。

从根本上说,日本实现工业化的过程其实与德国、俄国是一个路数。

  • 为什么中国不行?

中国是农业文明的典范,在人类诞生的各个文明之中,只有中国是真正的大一统,只有中国能够一直在一个统一的政权下农耕,农耕时代对世界贡献最大的无疑也是中国。

“天朝上国”原本是事实,并非一直是迷梦。

19世纪,工业文明冲击全球,但在亚洲只有日本找到了工业化的途径

正因为如此,中国在西方冲击下反应迟钝,“船大难掉头”,想改变偌大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体制,实非易事!

但中国下定决心要改的时候,又最为坚决,想想中国没了皇帝也不过才一百年,但给人的感觉却恍如隔世,比如乾隆和华盛顿,这两位竟是处于同一时代且在同一年去世的人!

为什么各国完成工业化的前提都是对“地主”革命?借用下面这一段话,我们或许会比较清楚。

现在有人觉得,当年的地主也有好人,不该抢他们的土地,更不该杀人。对这种看法,同志们应该怎样理解?首先要承认,地主里肯定有好人,而且有很多好人。就中国中央财政弱势,地方上很多修桥补路的营生,都是地主乡绅出钱做的。有些地主,说是大善人也不为过。我们要实事求是。但,地主里有好人,与地主阶级是好的,有因果联系吗?没有。地主作为一个阶级,代表着旧土地所有制度,是一个禁锢流动资本、抗击大工业化进程的反动的集团,是一个占有不动产产权、收窄不动产资本流转的落后的阶级,从整体上讲,是必须消灭的。个人的善恶属性,与其所属阶级的进步或落后,没有必然的关联,这是马克思主义阶级论的核心,也是阶级斗争的根源。好的地主,和不好的地主,都是激进式大工业化的障碍,在这一点上,我们和资本家们,没有本质的分歧。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sdhyfz.com/duorou/43845.html
(本文来自黑椒青年整合文章:http://www.sdhyfz.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日本 明治维新 英国 农业 亚洲 欧洲 俄罗斯 历史 德国 经济 法国 农民 清朝 政治 伊斯兰教 技术 三国 世界历史 太平天国 乾隆 文化 伊朗 土耳其 法律 印度 文章 荷兰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dhyfz.com ?2017 黑椒青年

黑椒青年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